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話題 > 正文

被噴學歷低、作秀,這個中國“網紅”憑什么吸粉40萬,還獲國際大贊?

來源:CCTV公益之聲| 2019-01-16 10:20:00

 

饑寒交迫無人問,

暗自傷神思故鄉。

流浪漢回家

最近,某直播平臺又火了一個網紅,

只有初中文化的他,

沒有精致的外表,沒有顯赫的背景,

沒有特長也沒有很好的口才

連普通話都有著濃厚的家鄉口音。

但這樣一個普通的人卻

虜獲了近40萬人的關注,

只因他的直播主題永遠只有一個:

送流浪漢回家。

他叫蔡艷球。

他也是流浪大軍中的一員,

但他是一個“高級流浪者”,

他有車有家依然居無定所。

他“流浪”九百多個日夜,

走過九萬多公里,

尋覓于每一座城市的陰影處,

幫65個流浪漢重回正常人的生活,

也讓他們回到了家。

33的蔡艷球

本是一個擺地攤的小攤販,

賺的錢也不多,

每個月能給家里寄兩千塊

已是他最有奔頭的事了。

他從未想過自己會與

一群人人避而遠之的流浪漢有關系。

雖然因流動的攤位總能看見流浪漢,

但也只是遠觀并未有接觸。

直到2016年6月的一個上午

看到的那一幕,

讓他再也無法安心做著他的小買賣。

那是一個炎熱的上午,

蔡艷球如往常一樣

找了個人流密集的地方擺賣小玩意。

不遠處一個老人走進了他的視線,他光著腳,身上的衣服殘破不堪,在馬路上來回不停地翻著垃圾桶。蔡艷球一直看著他終是忍不住給他買了點食物送到他手邊,那人看著食物,看著他,眼里全是驚慌。

還沒等他開口,那流浪漢像受驚的老鼠一樣跑開了。蔡艷球怔怔地回到自己攤位上,腦海里老人受驚的目光和佝僂的背影揮之不去。他一個人走到不遠處的小河邊,哭了半個小時。

那一瞬間,他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去世的哥哥。十歲那年的正月初三,患有癲癇的哥哥突然走丟了,全家人找了三天三夜才找到,但當時的哥哥已經奄奄一息,沒多久,哥哥就在家人的懷抱中去世了。

“如果當時能有誰幫幫他,也許哥哥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嚇跑的老人又喚醒了他曾經撕心裂肺的痛,也幾乎是在那一瞬間,蔡艷球做了一個決定,他要彌補自己心中的遺憾,幫助流浪漢回家。

下定決心便義無反顧地開始了。

因為他知道,

每一個流浪的人背后

都有一個悲痛的家庭。

于是,他買了一輛二手面包車,

車里裝上了他的所有家當:

被褥、洗漱用品、一輛折疊自行車

和一些生活用品,

就這樣踏上了助人之路。

所有的衣食住行都在一輛車上,

個中艱辛自然不言而喻。

冬天冷,可以關上車窗在車里睡覺,

夏天,打開窗戶滿是蚊子,

但更嚴酷的是車里的溫度從未低于40度。

探尋過最差的環境里,

垃圾堆里揀出來的臟衣服充斥著角落,

那人在不遠處做飯,

他燒的是廢棄物和塑料,

四周都熏黑了,

腳踩到的地方都是燃燒廢物的油污,

撿回來的食物都已經長蟲了,

各種氣味混合在一起……

但這些都不是最難的,

難的是走入他們的內心,

讓他們信任。

多數的流浪者已經與世界脫離太久了,

他們封閉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們對陌生人有極強的戒備心。

見過的200個流浪者里,

愿意接觸的只有100位左右,

而真正能送回家的不過五分之一。

見識過極端的環境,

接觸了越來越多的流浪者,

蔡艷球逐漸摸索出與這個群體的相處方式。

和他們一起發發呆,

聊聊無聊的事,

與他們一起點火做飯。

往往,他要花上半個月才能問得一些信息。

時間久了,看著他們邋遢的毛發很是不便,

便想帶他們去理發店,

可沒有一家理發店讓他們進去,

就算出雙倍三倍的錢依然不行,

不得已,他只好自己拿起剪刀為他們修理。

兩年半的旅途里,

他見過各式各樣的流浪者。

有離家出走的少年,

有迷路的男人,

有白頭的老人,

絕大多數的他們都是想回家的,

但對于有的流浪者而言,

家是一個回不去的地方。

這個與蔡艷球年紀相仿的男子

是一個被生父與養父拋棄的人。

蔡艷球問他想不想回家,

他笑著點點頭,

工整的寫下了養父家的信息。

蔡艷球幾經輾轉才聯系上他的家人,

生父和養父卻都不愿接管。

原來,親生父母曾將年幼的他送走,

直到養父母收養視如己出。

卻在高中時被親生父母強行帶回家,

養父一氣之下與他斷絕關系,

面對這個陌生的生父

和拋棄自己的父親,

年少的他受不住打擊精神便自此不正常,

離家后便開始了他十幾年的流浪之路。

流浪,對有的人是不得已為之,

對有的人,也是一種人生選擇。

這位拖著“房車”又步履蹣跚的老人,

是蔡艷球遇到的最資深的一位流浪者,

已經103歲的他從5歲起就開始流浪。

他獨自一個人拖著三輪房車

走遍大江南北。

因為搬石頭斷了三根手指,

右手也曾經骨折過,

流浪的日子全靠好心人的施舍,

他愛讀書,人生哲理、社會知識張口就來。

蔡艷球說幫他找家人,

他拒絕了,也拒絕養老院的收留,

他說他的流浪是一場修行,

他沒有家人,要去尋找夢里的仙境

直至死亡。

幫人,但生活還得繼續,

他上午擺地攤,

下午尋找流浪漢的蹤跡,

晚上就睡在車里。

然而一段時間后,

生意沒做好,流浪的人也沒有幫到,

還因沿途的花費欠下了好幾萬外債。

蔡艷球咬咬牙,決定放棄擺攤,

但沒有收入便是寸步難行,

自己都無暇顧及,

何談幫助別人。

這時,一位朋友建議他可以

以直播的形式將救助進行下去,

如此不僅能借助群眾的力量

獲取更多信息,

也或許能靠打賞維持生活。

于是每天上午十點,蔡艷球準時打開直播平臺,將鏡頭對準流浪者們,往往一播便是十多個小時。剛開始卻是異常艱辛,除了質疑便是辱罵。

第一個月,他收到打賞3.8元,第二個月,破百元了……漸漸地,他的堅持與善良得到了認同,曾經質疑是作秀的黑粉在他一日日的直播里變成了鐵粉,甚至組成幫流浪者回家的“追夢團”。

直播火了,暴富的機會就在眼前,

但犟脾氣的他只拿自己應得的收入。

有粉絲越過平臺給他直接轉賬,

有受助家屬給他答謝費,

更有公司要給他出資組成專門的團隊,

他統統拒絕了。

只因為他知道,

最好的滿足就是給別人圓滿。

2018年9月,

蔡艷球被邀請參加某公益特別活動,

不善言辭的他從未想過自己

只為求一份心安的舉動

能獲得這樣大的關注。

一直以來都以為自己不過是個普通人,

竟有一天能與伊能靜、俞灝明同臺。

這份無私和堅持感動了他的粉絲,

更是傳出了國門。

不止美國媒體被他的愛心感動,

越南、尼日利亞和巴西

也都紛紛轉載了他的事跡,

在尼日利亞的報道里更

贊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時至今日,蔡艷球依然在路上。

他說,“我錯過了哥哥,

只希望每一個流浪的人都能遇上

一個叫蔡艷球的人。”

資料來源:微博@牛哥追夢,中新網新聞

(編輯:楊味 )

分享到:
版權申明

凡本網注明“XXX(非公益之聲)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

特別關注

話題推薦